书印大师魏立功

魏立功(1901-1980)字天行,别名山鬼,海安西场人,原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九三学社地方委员、常委,北京大学一级传授、副校长。他是我国出名的言语文字学家,被誉为“《新华字典》之父”。他主编的《新华字典》已修订12版次,刊行5亿多册,被列入世界吉尼斯记载,堪称“一个海安人,影响十亿中国人”。别的,他仍是一个书印成绩斐然的大师,只不外由于他的音韵文字学方面的庞大成绩所掩饰笼罩而不为人知而已。

魏立功在北大念书时,钱玄同是他的“音韵学”课的教员。因为魏立功学业轶群,深得钱玄同欣赏,二人关系亲近,情同父子。在钱玄同的影响和指点下,魏立功音韵文字学研治颇有建树,出书了《古音系钻研》。该书1935年出书时,钱玄同带病修书一封,尽管未能赶得上首版时编入书中,但在第二版再版时,魏立功把钱玄同的信排在序四的位置,由此可见二人豪情之深。

钱玄同不只是一位言语文字学家,并且是一位书法大师。钱玄同的书法承继了乾嘉之际书法家、篆刻家邓石如以来的保守,用北魏的笔意写行草,超脱流畅,有时工致,用隶笔更像北朝的写经,功力极深。受钱玄同的影响,魏立功日常普通操练书法甚勤,惯作行草。他的书法秀气圆润中又藏有劲健遒逸之姿,真书跟随钱玄同,作唐人写经体,又独略带汉隶象征,肃静严厉凝重。魏立功的学生张中行曾如许评价:“他的字也是紧随教员的途径,隶书而掺一点写经体。”“魏先生是隶意多于写经,更刚劲尖锐,堪称后来居上。”(《负喧锁线日,魏立功曾写《哭·先师玄同先生用年字韵》诗一首,哀悼恩师。诗云:

端居敬念忆华年,亲教今生乐最妍;叠韵双声闻绪论,敦行尚志获人缘;常移杖履回轩晚,更得提撕沃泽生;决破坎阱怀意苦,苍莽独立信诚坚。

魏立功斐然的书印成绩,集中体此刻以下几本书稿中。一是《手书长卷》。鲁迅先生逝世后,魏立功发愿编印鲁迅先生诗刻木板,特向许广平索要鲁迅先生诗稿。许广平从《集外集》中录抄一份,并随题记寄来。魏立功用朝鲜纸写成一个卷子待印。因为“七七”卢沟桥事情,北大南迁后,魏立功又赴台推广国语,此事被担搁下来。1948年11月,魏立功从台湾回大陆时将手卷和一些字画寄放在老友夏德仪处。但厥后他忘了此事,“认为把长卷遗失了”,曾想重写刊印,因等诸多缘由,厥后不断未能如愿。1994年,魏立功的儿子魏至预备出书魏立功的《独厥后堂十年诗存》一书,恭请魏立功的生前老友题字纪念时,夏德仪才把题词及魏立功寄放他处的册本、字画、杂物,此中包罗《鲁迅旧体诗存》手卷,全数寄给了魏至。1996年9月,江苏教诲出书社影印出书了这个手书长卷,终究明晰魏立功几十年的遗愿。

二是《魏立功先外行书》。魏立功这本书法作品是由魏立功的学生吴永坤编,江苏教诲出书社影印出书刊行的。1964年4月,吴永坤从北大中文系第一届古典文献专业结业,离校前将一本玄色硬皮面道林纸的条记本给了魏立功,恳讨教员为他题几个字作留念。数日后,吴永坤取回时,发觉魏先生敬题了其时公然辟行的37首毛主席诗词,其后还写了如许一段话:“永坤同窗出册索书纪念,而近年视力昏眊,不克不迭为之工,草草抄毛主席诗词传递其意。五二晚间起头,神疲而笔误百出,越日加入红楼五四四十五周年留念会归,穷半日乃毕。灯下漫忆,一九六四年蒲月三日魏立功。”吴永坤欣喜非常,奉为至宝,今后十多年间,僻居西北,生活四方,丧失书物有数,然而本书稿珍逾拱璧,视为生命,冒昧必藏之,颠沛必携之,终究保留下来。上世纪70年代,吴永坤回南京任教,见到其子从新华书店购回的《郭绍虞先外行书》,触发联想,于是决定刊印先生的遗墨。此书封面由顾廷龙题写,内封面由吴小如题写,以张中行的《留念魏立功先生》代序。另有三份附件:起首是俞敏(叙迟)1994年3月掉臂耄耋之年、疾病缠身所写的跋。此中说道:“天行师书,点画严肃中见秀丽,堪指艺术家之尤。”其次是年登八十的周燕孙(祖谟)1994年6月18日,从书法的角度评价先生遗墨的汉文《书天行师墨后》。文中说:“天行师精于文字声韵之学,所作小字,结体谨严,介于隶楷章草之间,独成一格。其波磔处,雷同汉熹平石经,其纤细处雷同邓文原,故为时所重。今观此册,为三十年前所书,作横行,派头联贯,矫劲无力,实为稀有。”最初是吴小如从必不成无的角度撰写的畅快淋漓的《魏立功先外行书的题记》。

三是《天行山鬼印蜕——魏立功印谱》。此书是2001年8月中国书店出书社为留念魏立功诞辰百年出书刊行的。魏立功1928年摆布至开国前二十年所镌印蜕453方。印谱由《独厥后堂印存》(168方),《义卖藤印存》(116方),《何须金玉印谱》(169方)三部门构成。此中国表里各高校任教专家、学者即达90多人,此中包罗学界泰斗蔡元培,国粹大家钱玄同、周作人、陈寅恪、沈兼士、刘半农,出论理学者罗常培、白涤洲、郭绍虞、钱三强、台静农、郑天挺、朱光潜,出名作家冰心、沈从文等,另有“北平钻研院史学钻研所”“中国哲学会章”“国立北京大学文科钻研所”等公章及“天行天南行”“张凤举欧游所得”轻易章。

1928年,北伐军霸占济南后继续北进,北京的奉系军阀往东北退去。在这新旧友替之际,为预防北京的文物受到粉碎,北大钻研所的沈兼士等几位导师倡议建立了“北京文物维持会”。这时期,这些老辈们常和魏立功等晚辈一路谈天。一次,大师谈到汉魏石经残石,庄尚严毛遂自荐,醵资集拓,以供钻研,不久就将北京所有的汉魏石经残石全数拓出。随后在庄尚严倡议下,建立了团城印社。加入印社的社员有庄尚严、台静农、魏立功、常维均,金满叔5小我。他们还邀请王福庵、马叔平为导师。开社那天,马叔平以为“团城”原是俗称,所谓“城”只是“台”,因此命名为“圆台印社”。马叔平就地刻了一秦玺式的“圆台印社”章,权作关防。为了树模,王福庵也刻印一方。今后印社虽勾当未几,但极大地激起了几位社员的治印乐趣。魏立功更是奏刀不竭,常为学界文坛中的名流治印。他的印“熔甲骨、鼎彝战国文字、秦篆、汉隶”于一炉,更以其金石上闻之博识,兼取秦汉古印及明清以来各家所长,于章法、字体、字势独具一格,深受接待。为用注音符号为汉字正音,推广通俗话,魏立功还创注音符号印为之鼓吹。他为一些师友刻了注音符号印,在《国语国刊》上有奖征答,收到了寓教于乐的功能。如他为言语学家白涤洲刻的名章,以古文“ㄅ、ㄉ、厶”(包刀止)三字的声母,及“ㄞ、ㄡ”(亥、又)二字的韵母,加注音符号“—”,拼成了“白涤洲”三字,在《国语用刊》上有奖征答。罗常培一看知是“白涤洲”,便指导女儿罗坤仪去信竞猜,成果得到了魏立功刻的注音符号章一枚作为奖品。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情后不久,日军占据北平,北大、清华与南开三校南迁归并组建长沙姑且大学。1937年12月13日,南京沦亡,不久武汉垂危。1938年1月上旬,姑且大学又迁往昆明,名为国立西南结合大学。因为昆明的校舍不敷用,文学院和法学院临时去蒙自上课,魏立功天然就去了蒙自。

魏立功在治学之余,不竭搞些篆刻。他尤喜为人刻杖镌筷,认为业余雅趣,他曾为陈寅恪先生刻杖铭曰:“陈君之兼,以正衺矣”。陈寅恪对此杖十分喜好,至早年失明,仍手不离杖。1953年冬,陈寅恪作《咏黄藤拐杖》诗记其事。诗云:

魏立功还为郑天挺刻了两根杖铭,一曰“运筹帷幄”,一曰“用之则行,舍则藏”。

魏立功刻的这种拐杖,是本地市上所售的越南的白藤拐杖,直径约一寸余。有一天,郑天挺说:“能否断成截来治印呢?”遭到开导的魏立功,测验测验着把藤杖截成一段一段的,见其断面略似桃形而多棕眼,别具情趣,于是便起头在上面篆刻。从其中国印学史上便有了“藤印”这一新种类。这种“藤印”不只为魏立功初创,并且只要一人所刻,成为篆刻艺术史上的一个奇观。

今后,魏立功每每治藤印赠送亲朋。此中无为钱玄同刻的“玄同长命”“钱夏”,并题词祝曰:“藤性韧直,制玺表德,先发展寿,祝愿无极。廿七年八月廿七日祀孔日立功在蒙自。”为台静农刻的“霍丘台”“静农”;为罗家伦刻的“罗志希印”;为章廷谦刻的“章”“川岛”“章矛尘”;为姚从吾刻的“襄城姚氏从吾藏书”;为叶公超刻的“叶公超印”“万人杜岑”;为罗常培刻的“常培内心”;为陈寅恪刻的“寅恪”;为沈从文刻的“沈从文”;为本人刻的“如皋魏氏”“天行天南行”等,一年间共竞得近80方,厥后支出自订的《何须金玉印谱》中。

1939年7月7日,西南联大肆行抗战两周年留念日勾当,传授们用书法义卖为抗战捐款。魏立功便以藤印加入义卖,原定刻100方,每方2元法币,因义买的人多,又增至117方。义买者有慕名的通俗人,也有一些出名流士,如冰心、郑天挺、容肇祖、张充和、江泽涵、郑昕、张清常、陈延年、李嘉言等。在初刻印蜕的样本上,魏立功题写了“聊以长日,不愧彼苍”八个字作为留念。帮助他打点此事的吴晓铃特钤了《义卖藤印存》十部,以此中的九部寄北平拟装裱后再行义卖,不意被昆明文明街邮局把印存卖给了光华街的旧书摊,仅有一部由魏立功作序详记此事。题记如许写道:

“廿八年客昆明时,倭冠焰张甚,西南流人群相为义卖备劳杀敌兵士,七月七日起与滦吴晓铃、天津杨佩铭两君竞争,两君代为汲取,余执刀镌藤印,每一端名氏醵法印二元,十日收件,至八月十九日,竟实治一百零六端,得款二百二十六元,送昆明《益世报》转中条山雷鸣远神甫赠其所率义勇军。凡诸义买者皆流人也,于时自存初拓印样,曾题“聊以长日,不愧彼苍”八字。回顾前尘,百感交集。吴君为钤十份印存,意欲更作义卖之资付诸昆明文明街邮局,寄北平书坊装订,乃邮局干没邮资,鬻印存于光华街旧书摊。嘉兴唐立厂君初见之,群相留意,未谋收回,贾人认为奇货,旋即藏去。杨今甫兄似曾购得部门。今复戮力国语,行将入台,在川检核行箧,出此晓铃界予一本,因更记之。认为抗战当前,公事员渎职贪污小史渐端之记载云。安南白藤滇人制造拐杖,余截之试作印,颇新颖风趣也。长乐郑毅生君实开导之识,以告来者。卅四年十一月十五日如皋魏立功在四川江津之白沙,距离平之日已八年少二日。义卖之日后称‘天行山鬼’又记。”

厥后魏立功丢北平聘请“国语老师”,带着《义卖藤印存》求题于诸亲朋,朋友纷纷题签。张伯驹题七律一首:

出名汗青学家郑天挺题词曰:“其神清其尖锐贞固其操温懿君子佩之劲以励其志。立功长兄手制藤印赞。”

因为魏立功先生通晓文字声韵之学,对汉字之形体变化有深切的钻研,因此他所制藤印钟鼎甲骨、行草隶篆,顺手拈来,触笔成趣。特别于字体、笔势之设想结构,师古而不泥古,立异又非诬捏,或按字形放置,看似泛泛,本色处处是匠心。如“孙序”的名章,“孙”字如顽童打鱼;“夏敬农”名章之“夏”字似士兵敬孔;“周作人”名章之“周”字似盾牌置石上,余则如人形或坐或立,似器物或桌或椅,飞扬灵动,化百炼钢为绕指柔,极见生生通晓文字之功力。更有以字形略释字义者,如“吴蔽芾”三字,上部压缩,下部拉长,表甘堂蔽芾根深叶茂之状。“蔡兢平”名章之“兢”字,似笑貌下二小人联袂共达起点,表“兢争吵平”之意,存心细腻而不露斧凿踪迹,令人击节称赏。

魏立功对初创藤印颇为骄傲,自谓:“六合间堪充印资料者何啻百千,大族儿持金函玉,争奇斗艳,实则败絮此中;君子安贫乐道,但得印中三味以陶冶脾气,又何须鸡血田黄?”对魏立功所治藤印,冰心先生赞扬不已,她与吴晓铃说:“魏先生是文字学大家,他的治印不拘一体,富于书卷气。我那年从你手里用两块钱‘义买’了一方,此刻有人找我写点什么老是钤这方藤印;我喜好它,也是纪念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